108年5月推薦書目

得獎名次 第三名

讀者姓名蘇秋瑀 

點閱率221

心得分享

  哈佛,一座名聞遐邇於高等教育界的大學,眾人耳聞其名無不讚嘆。其自嘆不如的的情緒亦油然而生──唉!世界的10%只許眾人眺望,渺小如我註定被禁錮。禁錮於這小海島;禁錮於平庸的深淵。曾經,我蔑視在台滿地遍佈的高等教育,至於哈佛,我不想聽,只因那讓人窒息的名氣。
  我不聽,不說,不看,孤獨一人蔑視這一切。數年後回首,人生早已陷於平庸的深淵。
  但誰的生命本質不是孤獨呢?尤虹文亦是一例。
  僅管身處菁英學府,她的起點亦是孤獨。故鄉成了異鄉,異鄉成了故鄉,浪人的輾轉流連是常態,大提琴的點綴更顯孤寂浪漫。然而,同為孤獨者,尤並未淪落為一介螻蟻,透過哈佛的浸潤,她至今依然任性妄為的演奏,奏出了人海之外,18篇真誠的樂章。
  「藝術是世界上唯一須要認真的事,但藝術家從不願認真。」王爾德這妙語不知讓多文青男女傾倒,宛若生命已全傾注於此,好似藝術之外,不過空談。可惜尤不行此道。哈佛嚴峻的課業可想而知,左鄰右舍的朋友來頭更是嚇人──作家、詩人、脫口秀主持人。如百花競相爭艷,稍加疏忽,旋即黯然失色。競爭是殘酷的常態,使人吃足苦頭,卻也使尤蛻變。從作文課的夢饜到google實習,不食人間煙火的藝術家蛻變為一頭狼。他用狼性征服一門又一門艱困的課程。對於經濟學或茱莉亞學院也是如此。或許,藝術與務實的人生並非水火不容,在尤虹文身上,兩者相輔相成的可能性得到驗證。
  哈佛包容人才跨越族群,但也只是菁英世界的濃縮。書中中國城老人與哈佛校園宛若平行時空,尤與那些老人,同為黃膚黑髮,一方稱之為菁英,另一方卻可稱之文盲。尤以寬厚的筆調速寫這些老人,卻不難發現其中警訊。世代更迭,移民難民成了全球化的隱憂。征服他國語言者,為勝;未征服者,為敗。匈牙利作家雅歌塔,在其半自傳的作品《文盲》裡,有這麼不寒而慄的話:「我們(被殖民者)對異國語言的無力,逐步養成了無知懵懂的下一代。」全球化鍛造出方便的英語體系,卻有人因此痛失根源與語言主權,差別之深讓人不勝唏噓。
  有如繪本《潔西過大海》,19世紀的少女潔西飄洋過海到美國,如同尤虹文抉擇於哈佛。兩人追尋屬於自己的美國夢,單純真誠的夢是真理,即便揮別校園,這夢依然無法停駐,關於夢的進行,我想也是這樣一堂又一堂,馬不停蹄的選修課吧!

評審評語

對比自我蔑視所處的環境及平庸,呈現出本書作者勇敢的追尋與突破,一一呈現其歷程除更顯可貴,亦自我惕勵。文字精鍊流利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