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108年12月推薦書目》

得獎名次 社會組 第三名

讀者姓名周妤靜 

點閱率65

心得分享

   「早從非常遙遠的過去,我們的閱讀就開始了。」遠古時代的人類從氣象、野獸足跡閱讀來自世界的訊息;嬰兒時期的人類以有限的感官分辨近親與生人。作者郝明義指出一項道理,閱讀是本能,且資訊不侷限於書裡。網路媒體的出現,更將跨領域的知識精準、生動地投放到讀者的手裡。他不以絕對論定調書在人類世界中的重要性。
   然而紙本書有橫跨千年的本領。郝明義列舉其特色——紙本閱讀是黑夜,是線性而靜態的抽象文字;數位閱讀則似白晝,具體而積極地佔據觀者的注意力。將紙本閱讀與數位閱讀對照一看,是一幅講求共存的太極圖像。截然不同的閱讀取向造就的是生命與世界的平衡。
   「書」卻漸漸成為反主流的存在。時下流行社群操作,「書」反邀讀者遁入獨處的時空,從中體會作者打造的世界。「書」甚至披上革命色彩,對抗著效率至上的商業思維:閱讀一本書,需要的時間遠超過影廳內的三個小時,遠厚過臉書一則則的近況貼文。然而肯定速食的便利之餘,不見得要否定法式料理的優雅。一套經作者、編輯經年累月所產出的概念,與法式料理一樣值得細細品嚐。
   郝明義的反思引領我咀嚼自己的閱讀體驗。他說,升學主義是中學生喪失閱讀動力的主因,我卻認為「社會階級」尚屬關鍵。文雅的中產階級耗費資源陪伴孩子閱讀,傾全力形塑孩子閱讀品味與意願,即使升學主義威脅到中產階級學生的課外閱讀時間,他們也不會永遠放棄閱讀。
   反觀貧窮世襲的勞工階級父母,不只失去陪伴孩子閱讀的時間,連引導閱讀的文化資本也遭到剝削。挹注在課外讀物與閱讀環境上的資源,與溫飽一頓相形奢侈。在這樣的結構中,讀課外書的習慣遂距離孩子越來越遠。《尋找那本神奇的書》啟發我整理出自己的觀點。
 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斯維拉娜 ‧ 亞歷塞維奇曾說,「我尋找一種文體,能以看世界的視野,把我耳朵所聽到和眼睛所看到的生命傳達出去。」不只是得到啟發,作者也讓我們與絕緣於現實的歷史戰役、核災等人事物交會。
   眼前的人們各自活躍於自己的同溫層內,聽其欲聽、信其所信。但當我闔上一本書,最浪漫的想望總會浮現——書拓寬了想像與理解的疆界,人一旦接納了經驗外的世界,與他人、與世界、與自己的和解之路就不遠。“passion of the books, by the books, for the books.”郝明義向閱讀告白,我也在字裡行間的隱喻猜謎中感嘆雙關最精準的巧合,在現實與超現實之間跳躍,享受以閱讀為名的生命之旅。

評審評語

本篇作者提出社會階級影響閱讀經驗的見解,認為弱勢家庭的孩子與課外閱讀的距離遙遠。惟書拓寬了想像與理解的疆界,是字裡行間的生命之旅。
高市圖-每月好書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