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108年9月推薦書目》

得獎名次 第三名

讀者姓名許秀娟 

點閱率78

心得分享

  翻開這本書,一開始就被這一眼就能看出特殊處的男孩奧吉驚嚇,為的不是他的面容,而是他的通透。當他描述嘉西亞太太瞬間的停頓和隨後的笑容、冰淇淋店挨罵的小小孩和慌亂的大人時,奧吉的淡定、自嘲,甚至是對他者的同理都會讓人吃驚,一方面心疼他這樣的能力,是來自千百回的經驗,即便遇到新的陌生人,也可以預期會有一樣的反應模式;另一方面,我們也可以理解他者們的反應,畢竟多數人當下想的,通常會是該如何反應才不會在無意間傷人,而在這過程裡,或許會回憶起相似的經驗、懊惱自己曾經的反應。但面對這樣通透的主角,又似乎在告訴我們,也許第一步是承認差異,而非假裝差異不存在,刻意端出笑容。
  這本書透過視角轉換,每個章節分別轉換到奧吉、奧吉的父母、姊姊、朋友等人,透過這些人物之間,或本身遭遇的衝突對比,讓我們直面幾個議題。故事一開始,奧吉便說「全世界唯一明白我有多正常的人,就只有我自己。」到末尾奧吉將自己畫成鴨子、和校長對話的那個段落,奧吉自始至終都在提醒我們,我們以為醜小鴨需要蛻變成天鵝才稱得上成功,但這是否只是我們對於「正常、美麗」的光譜認知太過狹隘?我們能否往「因缺陷而美麗」,而非「雖有缺陷,卻依然美麗」的方向前進?是否可以建造一個「醜小鴨不需要遇到和自己相同的群體才能幸福」的社會,讓所有倦鳥都能獲得照顧?這並非理想化的願景,《背離親緣》裡,所羅門訪問了各種與眾不同的孩子們(含侏儒、聽障、唐氏症、神童等),以及他們的家人,從他們的經驗中發現,親近差異,便能適應差異,然後才可能接納和同理。就像奧吉後來交上眾多朋友、收到奧吉娃娃一樣,同一批同儕的態度為什麼會產生改變?這是因為我們都只是不習慣面對差異、不知道該怎麼應對,因而產生排斥、隔離的情緒;但一旦嘗試接觸,就會發現彼此間的共性,理解其實我們都一樣,只是各有各的姿態和難處。
  一個貫穿書中,卻沒有以他的視角述說的重要角色是朱利安。作為書中惡的代表,他和他的家人以霸凌的手段對待他人,卻自以為是受害者,以為自己在容忍差異、擔心自己的權益受到侵害。這顯得可笑的同時,也反應出「選擇」。面對差異,在不能理解、接納的情況下,是不是仍然可以選擇以善的方式面對?並提醒自己,我們每一個人,都搖搖晃晃地,行走在這搖搖晃晃的人間,生命交會時,我們充當的是彼此的一根拐杖,試著同行;抑或是一道險阻,斲傷他人身心,使其受到的社會不公,勝過障礙本身造成的壓力呢?

評審評語

切入角度獨特,於奧吉之心態、朱利安之負面意義有深刻看法,可對書中其他人物視角之多元意義再多加探討。
高市圖-每月好書
TOP